必赢娱乐app > 图片 >

塞族亲俄领导人跻身波黑主席团 胜选后称想见普

时间:2019-05-01 23:2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点击:

  10月8日,四年一次的波黑选举落下帷幕。大选结果显示,塞族代表米洛拉德·多迪克击败前任主席团成员姆拉登·伊万尼奇,跻身波黑三人主席团。

  根据1995年波黑战争结束时签署的《代顿协议》,波黑由两个自治实体组成,即穆克联邦和塞族共和国。该国的主席团由三人组成,分别是塞尔维亚族(塞族),波什尼亚克族(波族),以及克罗地亚族(克族)的代表。三人轮流担任主席团主席行使国家元首职责,每八个月轮换一次。在主席团选举中,穆克联邦负责选出波什尼亚克人与克罗地亚人的代表,塞族共和国负责选出塞尔维亚人的代表。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塞族强人、普京的亲密盟友多迪克的当选有可能加剧巴尔干地区的种族对抗,并阻碍该国加入欧盟的进程。据悉,多迪克以其亲俄和反北约的立场而闻名。

  此前一天,在完成44%的选票统计后,该国选举委员会主席布兰科·佩特里奇证实多迪克在塞族候选人中保持领先。

  “这是一场显而易见的胜利!”多迪克随即在塞族共和国首都巴尼亚卢卡表示,“我不在乎主席团其他两名成员将是谁,我会当选,我将首先为塞尔维亚人的利益努力。”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日报道称,即将卸任的波黑塞族共和国总统米洛拉德∙多迪克以其亲俄和反北约的立场而闻名,他曾三次担任总理,两次担任总统,宪法不允许他连任第三届总统任期。

  多迪克进入主席团的同一天,塞族共和国卸任总理热莉卡∙茨维亚诺维奇宣布在该共和国总统选举中获胜。俄罗斯卫星社8日报道称,茨维亚诺维奇是多迪克的“战友”。

  《纽约时报》报道称,多迪克近年来一直活跃在塞尔维亚人聚集地,试图将塞族共和国从波黑分离出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道,多迪克表示,在他胜选之后,将在其外交界的支持者——如俄罗斯的帮助下,要求旨在保卫该地区和平稳定的国际社会高级代表,以及宪法法院里面的外国人离开该国。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日报道,多迪克在胜选后接受俄《消息报》采访时表示,他希望能在今年年底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也希望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会晤。

  同时,多迪克对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表示支持,并称会争取在波黑层面上承认克里米亚的地位。多迪克还再次强调不会支持波黑加入北约的立场。

  波黑大选每四年举行一次。选民将投票选出波黑国家议会、塞族共和国议会、穆克联邦议会以及穆克联邦10个州议会议员。同时,波黑主席团3名成员以及塞族共和国总统和副总统也将由选举产生,穆克联邦总统则由其议会推举产生。

  1992年3月,波黑就是否独立于南斯拉夫联邦举行全民公决,波黑穆斯林和克罗地亚族赞成独立,塞族抵制投票。此后,波黑三族间爆发了历时三年半的战争。波黑塞族成立了“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

  1995年11月,在美国主持下,南斯拉夫联盟、克罗地亚和波黑三方领导人签署了《代顿协议》,波黑战争结束。根据协议,波黑内部由穆克联邦和塞族共和国两个自治实体组成,双方分别控制51%和49%土地;两实体在不损害波黑主权和领土完整情况下有权与邻国建立“特殊关系”。

  另一方面,与多迪克有着类似分离倾向的克罗地亚民主联盟党德拉甘·乔维奇落选。此前,乔维奇警告称,若他败选,那么他所在的政党将不再与中央政府合作。打败乔维奇的克罗地亚族社会人热利科·科姆希奇则表示,他将与另外两位主席团成员一起,为波黑所有族裔群体履行国家元首的职责。

  代表波什尼亚克人的主席团成员席位则由民主行动党人塞费科·扎费罗维奇拿下。外界普遍认为扎费罗维奇是前任主席团成员、现任民主行动党巴基尔·伊泽特贝戈维奇的忠实追随者,后者因两届任期已满,无法再次参选。

  与往年一样,新晋当选的三人主席团分别代表该国的三个“组成性民族”:占人口一半的穆斯林波什尼亚克人,占人口三分之一的东正教塞尔维亚人,以及占人口15%的天主教徒克罗地亚人。

  “波黑是一个非常脆弱、民主尚未得到巩固且机构薄弱的国家”,《纽约时报》援引萨拉热窝政治分析师阿德南·哈斯基奇的观点称,“(其国家稳定)很容易被破坏。”

  美联社援引初步选举结果称,各个族裔中的民族主义者已在州议会和两个地区立法机构中赢得多数席位。如果最终各族当选者无法达成权力分享协议,那么对于一个战后二十多年仍在试图克服种族紧张局势的国家来说,麻烦将再次现身。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亲俄领导人多迪克的当选为普京进一步采取行动抵制西方的制裁创作了条件。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则称,最新的主席团选举结果确实可能破坏巴尔干国家脆弱的和平,然而西方国家不应把任何事都与俄罗斯扯上关系。RT进一步认为,这种过分强调多迪克及他与普京的关系、忽视波黑原本就复杂的种族关系的做法是错误的。

  “选举结果是否会导致分裂状态出现、是否将造成重大动荡仍有待观察,但西方已经急于将此归咎于俄罗斯。”RT在文章结尾写道。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