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娱乐app > 亚洲必赢app官方下载 >

徐剑《大国重器》:一剑曾当百万师

时间:2018-12-21 19:5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报告文学在切近现实社会生活、伴随并促进社会变革、记述社会生活等过程中都有出色表现。《大国重器》这样的创作,就是在为中国火箭军写史立传,是在社会历史的建设中增添新篇章。

  在如今这个人们迫切期望和平的环境中,世界却总是不安宁,各种手段表现的讹诈、威胁、制裁或直接的战争霸凌现象随时在发生。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没有强大的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国家的主权、尊严、利益等都是很难得到真正保障的。

  曾说,要没有导弹、、卫星,我们就进不了国际大三角,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国际地位。1988年10月,在视察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时再次强调说:“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这样的深刻理解和认识判断,对新中国开国领袖、周恩来等以及后来者的明智果断决策,对钱学森、邓稼先等许多科学家经历艰辛的智慧创新,以及各种行业、各个岗位上的千万人们的奉献牺牲,作出了准确而充分的总结。被认为是“大国重器”的中国火箭军从无到有,不断发展壮大到如今成军,成为一支保卫国家安稳,具有国际战略威慑的强大力量,正是这一切前因继续延伸发展的自然结果。

  这支带有神秘色彩的军种,既受到人们的关注,但又知之甚少,始终让人有好奇和探究的兴趣。如今,徐剑用几十年时间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融入到这支军队,用自己的缜密采访、直接访问和现场观察,真实地书写记录“中国火箭军的前世今生”。长篇纪实文学《大国重器》由作家出版社公开出版面世,为人们走近这个特殊的军种提供了非常珍贵的阅读样本。徐剑又一次为报告文学承担重大社会题材表达树起了新标杆,探索了个性的叙述描绘方式。相信这样具有很多内情解析、现场还原、曲折经历的史志性文学书写,将是文学融入国家、科技、军队、文化建设等重要历史的很好实践和成果。

  徐剑在中国报告文学作家队伍中的地位和个性存在,表现在其正确的使命追求、职责担当、庄严态度等。此前,他的报告文学注重结构、用心叙述的特点,很为人所欣赏,这次,在《大国重器》中依然有很好的表现。对中国火箭军从导弹仿制起步,继之历程曲折的发展过程这样的宏大题材对象,此前也有作品涉及,但直接写决策、讲过程、记资料的现象较多。徐剑这次走进这里,举重若轻,独辟蹊径,没有机械地按时间大事记式地平铺展开,而是真实巧妙地利用了自己同李旭阁将军多年密切的特殊接触关系,李旭阁曾经长久深入地亲身参与了中国、氢弹、导弹研制试验,后来还担任司令,参与发展成军的整个进程,徐剑以人物的真实经历、观察、发现、作为、记忆为基础,在人与事的密切结合互动中,将人的表现和事的开展描绘得形象生动,脉络清晰。这种看似单线延伸,但却是多面展开的纲目设计,很自然地处理好了事与人的关系。

  作品中,、周恩来等人的决策情形,张爱萍、陈锡联、陈士榘、李觉等的科学执行能力,钱学森、王淦昌、邓稼先等科学家的忠诚智慧付出,黄迪菲、李甦、葛东升、向守志、李旭阁、杨国梁、隋永举、杨业功及高津、王晓予、董景辉、夏小平、高卫明、施湘阳等官兵的形象,在作家笔下,都有了真实具体的立体表现。人物在故事中存在,故事在人的活动下推进展开,相互依存,相互成长。这种建立在对人物表现聚焦基础上的叙述描写,明显区别于那种大事记式的铺排记录,富有阅读的诱惑与故事情节的记忆。作品中的张爱萍、李旭阁、向守志等人物,其精神、性格、作风、情感等几乎如在眼前,活灵活现,颇富感染力。

  《大国重器》里密集的历史信息展示富有传奇色彩,意味浓厚。比如,中国军人因为没有导弹实物进行教学训练,别出心裁地用大萝卜刻制成导弹的形状来模拟训练;因为加强保密管理性,总参谋部的一位部长没有证件而被哨兵拦阻在门外,哨兵这一行为还受到元帅的表扬;试验前夕,张爱萍将军不顾再三阻拦,坚决爬上100多米高的铁塔顶上感受检查;李旭阁一人携带,被两架专机护送往返新疆、北京;李旭阁在试验次日不顾被辐射的危险,飞越爆心上空采样;向守志为了尽快掌握导弹知识,不顾痔疮病发,坐在盆子上听人讲授……发生在此后很多训练和执行任务中的许多个性故事,以及士官肖长明、吉自国身上的传奇技能和杰出表现等等,都诱发了人们的阅读兴趣。但是,在这所有的信息故事记录之中,作家不是为了猎奇,而是用独特的情景传递出火箭军官兵一贯的使命担当、浓厚的家国情怀、坚韧勇敢的意志、智慧创新的能力、无私奉献的精神等道德品格力量。中国火箭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正是这些力量不断被培育滋养,被发扬推广并努力实践开拓的结果。

  军之壮在于器之精,器之精在于人之强。火箭军如今被认为是大国重器,根源正在于器精人强,在于其具有极大的力量和能够精准把控能力的人。《大国重器》中,徐剑真实描绘了火箭军此前各个阶段的历程,有研制开发,有储藏备战,有多种环境下的试验训练等等,不管什么场合,这支壮伟的军队都表现出不同凡响的影响。长街现形、台海实射、南国冬藏、北方昂首、戈壁喷火、高原砺剑这些威武雄壮的场景,真可谓“弹飞四方惊,威震海内外”。在这所有的过程中,作家都有对指挥员运筹谋划和各级官兵过硬作风技术的描绘,都有很好的人与器美妙精彩互动结果的情形记述。精简美妙,蕴含传神。作家的欣喜之情和感动之心时常流于笔端,在激情和准确地把握中,书写人弹同构的表现。这种人弹一体的卓越表现,是火箭军不断成长壮大的生命唱响,是国家威望力量的不断增强。在这样唱响的历程中,当然也会有像王文强、胡定发、周文贵的生命付出,甚至那位已同未婚妻定好旅行结婚的行程,却突然不幸牺牲的年轻排长,他们悲壮动人的故事成为国家重大事件的陪衬。作品围绕武器的开发创新、试验装备,书写中国军人的进取精神情感和严格自觉的奋发锤炼行动,很好地表现了火箭军雄壮的军事待战形象,描绘了这支军队从司令员到各级官兵的优良思想作风和技战术能力,使大家对这支军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充满信心。

  注重写实性,以真实的事件人物和精神情感作为作品的内在灵魂,一直是中国文学的优良传统。报告文学延续和强化了中国文学纪实的功能,使这种文体在近几十年的文学创作中表现强悍。报告文学在切近现实社会生活、伴随并促进社会变革、记述社会生活等过程中都有出色表现。徐剑是报告文学队列中的骨干作家,能够速成精简的短篇,也擅长建构宏大厚重的长篇,《大国长剑》《东方哈达》,曾经很好地显示了他这样的能力,新作《大国重器》更是对这种品质的再次强调。报告文学一旦与重大真实的社会事件和人物行动结合,其意义就同社会历史实现了密切联系。所以,《大国重器》这样的创作,就是在为中国火箭军写史立传,是在社会历史的建设中增添新篇章。

  《大国重器》的封面上有两句题记:“沐东风而后知春浓,观长剑而后识器重”,是从《文心雕龙》化来。句中的“东风”、“长剑”其实是两种导弹武器的型号,前者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红遍中国的热词,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后者出自我的《大国长剑》。我为什么要为火箭军而歌、为普通官兵而啸吟,缘起于我16岁当导弹工程兵的经历,遇到人生第一位贵人是接兵排长王爱东。那个年代,无书可读,高中毕业就是失业,当兵不啻读一所没有围墙的社会大学,尤其当时是特种兵部队招兵,政治要求很严,我有幸位列其中,感到非常自豪。这支队伍当时有老红军、老八路等领导在岗,故我的躯壳、铠甲和血脉,无不深深地镶嵌了像李旭阁、阴法唐这样封疆大吏的风度、风范、风骨,以及接兵排长王爱东、老连长张英、政治处主任王家惠等人影响。

  我的老司令员李旭阁是一位天地英雄。我26岁时在他麾下当党委秘书,只知道他是一代封疆大吏,佩戴中将军衔。然,他退休后,1994年之夏,写了一篇《首次核试验前后》的纪念文章,我读后骇然,老司令员原来是中国首次核试验办公室主任啊。这个秘密经历他守口如瓶,保密一生,妻子不知道,原单位总参作战部不知道,他个人的档案里也未填半个字,一段辉煌的历史就这样格式化了,不事宣扬,隐匿一生。

  1956年元旦,天降大雪,钱学森在新街口总政话剧团排操场给全军高级将领上第一堂,讲导弹武器概述时,李旭阁在场,时战将云集,都是总部和驻京大单位的领导,他是军衔最小的。岂料这一堂课,竟使他与导弹核武器结缘,最终走上第二炮兵司令员的位置(中国火箭军的前身)。30年后,连钱学森也始料未及。此后,李旭阁参加了中国首次核试验的许多高层决策会议,起草重要的绝密文件。

  1964年10月10日,两架专机接力,送一个秘使归京,而这个秘使就是李旭阁。他的公文包里装着中国首次核试验总指挥张爱萍呈送周恩来、批准的绝密报告,他从核试验场出发,穿越罗布泊,前往马兰机场。途中,司机将一个嘎斯69吉普车的轮胎跑飞了,居然没有翻车。到了机场,天色将晚,空军值班飞机飞不了夜航,只好中途转至包头,再转乘另一架专机,连夜飞回北京,报告毛主席。

  1964年10月16日惊天第一爆,第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首次核试验次日,李旭阁与一位摄影师飞到核实验场爆心上空,观看铁塔的扭曲变形,当时天上地上,皆是核沾染和核辐射,可壮士不惧死,英雄不眨眼。一周后,他又陪张爱萍等高级将领和科学家徒步穿越爆心。那是一代中国军人生不惧死、死亦坦然的至高忠诚,他将一个大写的天地英雄壮举留在了西部天空。

  将军暮年,战争年代的耳疾发作,几近失聪。我与他,一块小黑板,一支笔,将他在核试验场的两本工作日记,还原为一部《日记》。

  2012年“八一”在北戴河海滨,最后一次采访结束,我请李旭阁题一首诗,他欣然答应,写在小黑板上的居然是大清顺治皇帝题在北京西慈善寺白墙上的一首七绝:“来时糊涂去时悲,空在人间走一回,不如不来亦不去,亦无欢喜亦无悲。”一个老八路,一位高级将领,如此看淡生死荣衰。

  文学的落点须对准小人物。惟有小人物,才是文学书写的永恒坐标。我有一个写作宝典:伟人平民化、平民伟人化、名人传奇化。感谢我提笔开始写作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小人物在那个时代有一条圆梦通天大路,只要有梦想,有目标,肯吃苦,就会有梦圆之时。环顾当下的生活,最让作家感动的依然是小人物的故事。

  小人物的故事就是中国故事,凡人的梦就是中国梦最壮美的华章。我们时代和社会,正朝着“两个一百年”的历史时刻渐行渐近。伟大的复兴之梦,是由普通百姓的人生梦想连缀、叠加而成的。小人物之梦,构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的青史断章;普通人圆梦的故事,沉淀为中国故事的精神底色。惟有小人物的圆梦之旅一帆风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才会出彩。惟有基层官兵圆梦之旅精彩生动,军旅题材的书写才有持久的文学魅力,因此,我在《大国重器》中,尽管也不乏为至尊之人青史留名,但却将激荡人心的笔触对准小人物。心怀敬畏,将凡人举过头顶,淘一口深深的军事文学之井、世相之井、人性之井、情感之井、文学之井,蘸着这些淘出来的清纯之水,或重彩粉彩抒写,或泼墨大写意,或工笔细绘,或白描勾勒,写出普通百姓在圆人生梦过程中的艰辛、温馨和感动。最大限度地展示他们的生存、尊严、牺牲、荣誉以及生命的代价与崇高。苦辣酸甜里有民族的正气歌,欢乐忧伤中有国家的无韵离骚。

  《大国重器》有一条历史伏线和宿命。“宿命”一词,语出北周无名氏《步虚辞》:“宿命积福应,闻经若玉亲”。本意星宿运行各有命令。地球在宇宙中的综合运动,以天体为坐标,归类民情,验其祸福。因决定果,前生决定后世,前因决定后果,福祸之因,皆自圆成。《大国重器》一书的附题是“中国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前世的命运,对来世是一个预兆和暗示,于今天是一种历史的大宿命。

  冥冥之中,皆付与苍烟落照,付与时代的大宿命。遥望重器,心有东风掠过,手抚长剑,神凝万千豪情。剑非剑,器非器。铁剑、木剑、龙泉宝剑、大国长剑;导弹、、氢弹,中国核力量,镇国重器。重器也,但非器也,大国国器是人,大写的中国人,中国士兵、中国火箭官兵,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国重器。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