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宇宙规律的杰作

方城岩画天书——你为厚重的方城增添了重重的筹码!方城,地处中原,多河流交汇,群山绵连,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孕育了古老而灿烂的丰厚文化,北有小武当山、楚长城,东有普严寺,南有丝绸之路源头地摩崖造像,西有博望坡遗址、三贤圣地,城中有练真宫、西汉廷尉张释之祠;此外,方城还是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故里、西汉外交家张骞封侯地……岩画天书的考古发现,又改写了方城古文明史,把方城有印记的文明向前回溯了几千年,你为古老而充满活力的方城增添了神奇的厚重!令人骄傲、自豪、赞叹!

方城岩画天书——你象是鬼斧神工!岩画天书在方城的发现,与以具茨山为轴心,在周围新郑、新密、禹州的考古发现极为相似,方圆几公里的岩石上,凹穴双双成对,无单皆偶,整齐排列,还有方阵、北斗、米字型组合。遥遥数百公里的惊人相似,成了互为印证的神秘:究竟是好事者所为?还是哪般力量?使远古数千年被荒凉、大山、河流、沟豁、野兽、饥饿隔断、阻塞的祖先们,在茫茫几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这如此雷同的神秘?是神工?是鬼斧?还是天降?

2月27日,南阳籍考古专家马宝光方城县清河乡沙庄、张庄等地考古时,在附近的山冈上发现了带有圆形穴状的图案。他惊异地说:“简直和具茨山‘天书’如出一辙!”这一消息不胫而走,经《南阳日报》等媒体报道后,一向僻静的清河乡就此成为新闻焦点。连日来,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和考察的专家、学者络绎不绝。短短几日,南阳电视台、大河报、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香港大公报、星岛环球网、凤凰网等百余家新闻媒体予以报道。

方城岩画天书——神秘的传说是你在漫漫长河中的伴护和传承!在发现地一带,有不少古老文化积淀陪衬,北部高山有古庙,南部丘陵下有老母蓭,还有距此不远的千年古刹——维摩寺;有关岩画的传说比比皆是,娓娓动听,但都有几多神秘,几多莫测,几多神圣。刚要到岩画地时,恰遇老妪,不知是偶然?还是天意安排?或许是怕损坏那部神秘天书的缘故,她主动给我们讲起了仙女石的故事:传说在很古很古的时候,有一仙女,腾云驾雾,飘然天际,突感内急,便下来方便,因此留下了冲痕和仙女脚印,后被称为“仙女坑”、“仙女石”。从古到今,人们皆敬之,奉之,护之。听说有不懂事的孩童,在仙女坑上也照着小便,即伤命根,差点丢了小命。又有一丁,不信报应,用脚跺之,当即双脚浮肿,并瞎了一只眼睛,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损之。所以,多如繁星的“仙女坑”、“仙女石”,虽经漫漫数千年的沧桑风霜剥蚀,仍保留至今。神秘的岩画天书,是你,孕育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神秘的传说;美丽神秘的传说!正是你,在漫漫几千年的长河中呵护和传承了祖先的密码和文明!

身为此地公仆,由于职责义务缘故,我带着喜好和探奇,几日内,多次前往发现地,所见所闻,惊叹之情难以言表。岩画天书?面对它的神奇我在电脑里敲击翻阅;带着它的奥秘向最老最老的村民刨根问底,怀揣着来自远古的一个个悬念,一遍又一遍地讨教岩画天书的发现者——马宝光教授,几天几夜思索翻滚的我,似乎进入了迷宫般的怪圈,愈看愈奇,愈听逾神,愈问愈迷!短短几天,时空倒回,把我锁定到了大约四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

方城岩画天书——你给我留下了一个个悬念,石器时代的先人们,有如此神工?几千年前的力量能使茫茫无际的荒凉大地上整齐划一,留下雷同的密码?我是一个地道的唯物主义者,但对“物”的认识,随同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也产生重大转变,微观是“物”,宏观和规律更是“物”,且意义远大。也许远古人并不落后,可能是因传承断代无法解密,也许是某种规律在作怪?仅凭人类短短几千年的瞬间,远不能解释宇宙规律,只知道春、夏、秋、冬,日落日出,只感受到月亮、地球、太阳的作用,只靠先人留下的区区几千汉字,远远不足以破解天书。岩画天书——你是否被更大的“物质”和规律所支配?先人,也许你比今人更智慧!由此我遐想到:我们,除了被月亮、地球、太阳小规律、小周期影响,也许正被更大的宇宙规律所左右!我们,我们的后人,后人的后人请不懈地用智慧、力量来呵护、破解这一岩画天书吧!

据说,岩画是在人类社会早期发展进程中,祖先以石器作为工具,用粗犷、古朴、自然的工具——石琢,来描绘、记录他们重大活动的内容,对此,专家学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是图腾,有人说是生活、生产、祭拜活动的记录,有人说是天文现象的印记,林林总总,扑朔迷离。总之,它是人类传承文明的重要密码之一,是一部奥妙无比,有待后人耐心破解的天书!是人类先民们给后人的珍贵的文化遗产!

这一令人惊奇的重大考古发现,就在我的躬耕地清河乡,就在地处浅山贫瘠的清河北部边缘,这里存在着大批远古岩画群!被史学界称之谓尚未破解的神秘天书!